悦读 | 花儿绽放,便是绚烂无比的《美丽人生》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是海子的选择


人生不是来被打败的

是海明威的选择


人固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

或轻于鸿毛

是司马迁的选择


选择是一次又一次自我重塑的过程,让我们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完善。如果说,人生是一次不断选择的旅程,那么当千帆阅尽,最终留下的,就是一片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风景。

《生如夏花》

作者:泰戈尔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还在乎拥有什么


《牡丹亭·惊梦

作者:汤显祖

绕池游

梦回莺啭

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

炷尽沉烟

抛残绣线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步步娇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

整花钿

没揣菱花

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醉扶归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

艳晶晶花簪八宝填

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不堤防沉鱼落雁鸟惊喧

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皂罗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隔尾

观之不足由他缱

便赏遍了十二亭台是枉然

到不如兴尽回家闲过遣


从第一次选择开始,人生拥有越多的第一次,也意味着我们的人生越丰富越多彩,难忘而又宝贵。把选择的权利交给自已,选择是一种智慧,而我们的人生,也是一次又一次选择的结果,当花儿绽放,那便是绚烂无比的美丽人生。


《小站》

作者:海子

我年纪很轻

不用向谁告别

有点感伤

我让自己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然后我出发

背上黄挎包

装有一本本薄薄的诗集

书名是一个僻静的小站名


小站到了

一盏灯淡得亲切

大家在熟睡


这样 我是唯一的人

拥有这声车鸣

它在深山散开

唤醒一两位敏感的山民

并得到隐约的回声


不用问

我们已相识

对话中成为真挚的朋友


向你们诉愿

是自自然然的事


我要到草原去

去晒黑自己

晒黑日记蓝色的封皮


去吧,朋友

那片美丽的牧场属于你

朋友,去吧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作者:刘瑜

年少的时候,我觉得孤单是很酷的一件事。长大以后,我觉得孤单是很凄凉的一件事。现在,我觉得孤单不是一件事。至少,努力不让它成为一件事。


以前一个朋友写过一首诗,叫《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我想自己终究是幸运的,不仅仅因为那些外在的所得,而且因为我还挺结实的。总是被打得七零八落,但总还能在上帝他老人家数到“九”之前重新站起来,再看到眼前那个大海时,还是一样兴奋,欢天喜地地跳进去。在辽阔的世界面前,一个人有多谦卑,他就会有多快乐。当罗素说知识,爱,同情心是他生活的动力时,我觉得简直可以和这个风流成性的老家伙称兄道弟。


因为这种幸运,我原谅自己经受的挫折,孤单,原谅自己的敏感,焦虑和神经质,原谅上帝他老人家让x不喜欢我,让我不喜欢y,让那么多人长得比我美,或者比我智慧,原谅他让我变老变胖,因为他把世界上最美好的品质给了我: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如果你还在为自己孤单寂寞,怀才不遇,举世皆浊我独醒而深深叹息的话,那么让我告诉你,你买不到那个彩票的,别在把你时间的积蓄两块、两块的花出去,回到你的内心,寻找你自己,与心灵深处的他、他们一起出发去旅行。如果你有足够的好奇心,你可以足不出户而周游世界,身无分文而腰缠万贯。人生若有知己相伴固然妙不可言,但那可遇而不可求,可求的只有你自己,你要俯下身去,朝着幽暗深处的自己伸出手去。


《海的女儿》

作者:安徒生

当太阳照到海上的时候,她才醒过来,感到一阵剧痛。这时,有位年轻貌美的王子正里在她的面前。他乌黑的眼珠,正在望着她,弄的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这是,她发现她的鱼尾巴已经没有了,而获得一双只有少女才有的,最美丽的小小白腿。王子问她是谁,问她怎样到这儿来的。她用她深蓝的蓝眼睛,温柔而又悲哀地望着他——因为,她现在已经不会讲话了。

他挽着她的手,把她领进宫殿离里去。正如,那巫婆以前跟她讲过的一样,她觉得每一步都好像在锥子和利刃上行走。可是她情愿忍受这痛苦。她挽着王子的手臂,走起路来轻盈得像一个水泡。

大家都看入了迷,特别是那位王子。她不停的舞着。虽然每次,当她的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她就像是在锋利的刀上行走一样。王子说,她此后应该永远和他在一起。

现在,大家在传说王子就要结婚了,他的妻子就是邻国国王的一个女儿。他为此事特别准备好了一艘美丽的船。

她知道,这是自己看到他最后一晚。小人鱼,把那他帐篷上紫色的帘子掀开,刀子,在小人鱼的手中发抖。但是正在这时候,她把刀子,远远的向浪花里扔去。她再一次,把她迷糊的视线投向这王子。然后,她就从船上,跳到海里。她觉得她的身躯,在轮化成泡沫。

现在,太阳从海里升起来了,阳光柔和的、温暖的照在冰冷的泡沫上,因此,小人鱼并没有感到灭亡。她看到光明的太阳,同时,在她上面飞着无数透明的,美丽的生物。它们的声音是和谐的音乐,它们没有翅膀,只是凭着它们轻飘的形体在空中浮动。小人鱼觉得自己也获得了像它们一样轻飘的形体,渐渐的,从泡沫中升起来。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年纪很轻

不用向谁告别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对着自己的头脑和心灵招兵买马,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小人鱼觉得自己也获得了像它们一样轻飘的形体,渐渐的,从泡沫中升起来。


生活中

最幸福的就是

选择属于自已的悠然

观众朋友

《悦读》

感谢您的收看